首頁>當事人在空白合同上簽名的行為應視為其系對合同對方在合同空白處進行任意添加相關內容的授權

當事人在空白合同上簽名的行為應視為其系對合同對方在合同空白處進行任意添加相關內容的授權

來源:云法律網站時間:2020-3-26 12:07:00>跟律師談談<

   【裁判要旨】1.當事人于訴前在相關合同、往來函件中對送達地址有明確約定的,人民法院可以該約定的地址為送達地址,按該地址郵寄送達后,當事人未簽收的,亦視為已合法送達。2.被告經人民法院依法傳喚未出庭應訴,對其責任承擔的相關問題亦未進行答辯,應視為其對原告的訴訟主張及相關證據予以認可。3.當事人作為正常的獨立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預見自己在格式化的相關合同上簽名所帶來的法律后果,但其仍堅持在合同上簽名,應視為其系對合同對方在合同空白處進行任意添加相關內容的授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書

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

(2018)最高法民申4176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郭建珍,男,1956年6月13日出生,回族,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郭占勇,北京市中銀(銀川)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寧夏擔保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金鳳區新昌西路紫荊花商務中心C座11樓。

法定代表人:胡建中,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勝英,女,該公司職員。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洋,男,該公司職員。

一審被告:寧夏志海絨業有限公司。住所地: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羊絨園區2號路西側。

法定代表人:郭永林,該公司總經理。

一審被告:寧夏寅源興絨業有限公司。住所地: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南門工業園區。

法定代表人:李彥榮,該公司總經理。

一審被告:郭永林,男,1983年12月1日出生,回族,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現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

一審被告:楊思琪,女,1985年11月6日出生,回族,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現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郭永林,男,1983年12月1日出生,回族,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現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系楊思琪丈夫。

一審被告:郭永福,男,1986年3月15日出生,回族,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現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郭永林,男,1983年12月1日出生,回族,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現住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市,系郭永福之兄。


   再審申請人郭建珍因與被申請人寧夏擔保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寧夏擔保集團)及一審被告寧夏志海絨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志海公司)、寧夏寅源興絨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寅源興公司)、郭永林、楊思琪、郭永福追償權糾紛一案,不服寧夏回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18)寧民終14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郭建珍申請再審稱:1.一、二審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即(2016)寧擔反保字0240號《保證反擔保合同》(以下簡稱2016年反擔保合同)和《反擔保承諾書》(以下簡稱2016年承諾書)系偽造。郭建珍僅于2015年4月與寧夏擔保集團簽訂了(2015)寧擔反保字0376號《保證反擔保合同》(以下簡稱2015年反擔保合同)和《反擔保承諾書》(以下簡稱2015年承諾書),且志海公司已于2016年4月將借款清償完畢。2016年4月5日,志海公司向中國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靈武市支行(以下簡稱農行靈武支行)借款,郭建珍拒絕提供反擔保,但寧夏擔保集團將2015年反擔保合同及2015年承諾書進行了偽造,將合同編號、簽約日期等內容重新填寫或補簽為2016年4月5日。上述事實,可從寧夏擔保集團提供的五份案涉《保證反擔保合同》內容對比中看出:郭建珍簽名的合同文本在最后落款一頁中以“碼”、“法定”、“義務”、“部分”起行,而其他四份合同文本落款一頁系以“號碼”、“稱”、“知義務”、“成部分”起行。同期同批次的合同文本,其格式卻不完全一致,不符合常理。2.郭建珍依法向一、二審法院遞交了書面調取證據申請和鑒定申請,一、二審法院既未調取證據,也未準許鑒定錯誤。3.一審判決嚴重違反法定程序,違法剝奪郭建珍的辯論權利。一審法院將郭建珍、郭永福的開庭傳票等法律文件放在一個郵件中郵寄給郭永福(靈武市湖景廣場三單元602室),屬送達程序錯誤。綜上,郭建珍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規定申請再審。

寧夏擔保集團提交意見稱:1.其與郭建珍簽訂的2016年反擔保合同并非以2015年反擔保合同偽造。郭建珍對2015年反擔保合同項下的擔保責任因該筆借款已還清而解除。經核實,在雙方簽訂的2015年反擔保合同與2016年反擔保合同上,郭建珍的簽字區別很大,郭建珍現對2016年反擔保合同簽字予以認可,如其對上述兩份合同的相關事實仍存在異議,應由其提交其持有的合同文本進行證明,否則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另外,格式合同文本行距、格式存在差別具有合理性,不能以此判定合同系偽造。2.2016年反擔保合同簽字與落款時間系同時間形成,不存在不一致的情形,其填寫符合格式合同的填寫慣例,郭建珍未能在法定期限內申請鑒定,二審不予準許符合法律規定。3.一審法院送達程序合法,郭建珍拒不到庭參加庭審,視為其自動放棄訴訟權利。

志海公司、郭永林、楊思琪、郭永福共同陳述稱,2015年反擔保合同在志海公司簽訂,簽訂時沒有填寫日期,寧夏擔保集團因辦理手續的需要將合同帶回后未返還,2016年郭建珍拒絕擔保,也未簽訂2016年反擔保合同。

本院經審查認為,本案各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問題是:1.一審法院向郭建珍送達訴訟文書的程序是否合法;2.一、二審法院未按照郭建珍的申請調取相關證據、未進行鑒定是否妥當;3.一、二審判決由郭建珍承擔本案反擔保責任是否正確。

(一)關于一審法院向郭建珍送達訴訟文書的程序是否合法的問題。

經審查,郭建珍在本案中系一審被告地位,在一審法院立案之后,郭建珍未向人民法院確認其送達地址,卷內也未存有郭建珍的身份證明、聯系方式等相關資料。本案一審原告寧夏擔保集團起訴時提交了其與郭建珍簽訂的反擔保合同作為證據,在該反擔保合同上,明確載明郭建珍的地址為“寧夏靈武市湖景商業廣場3單元602室”;同時,在反擔保合同第11.2條中約定,如郭建珍的名稱、法定住所、法定代表人、聯系方式(如電話、傳真號碼、電郵地址等)發生變更,未書面通知寧夏擔保集團,按其變更前名稱、法定住所、法定代表人和聯系方式對其發出通知,即視為寧夏擔保集團已履行通知義務。《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進一步加強民事送達工作的若干意見》第八條規定:“當事人拒絕確認送達地址或以拒絕應訴、拒接電話、避而不見送達人員、搬離原住所等躲避、規避送達,人民法院不能或無法要求其確認送達地址的,可以分別以下列情形處理:(一)當事人在訴訟所涉及的合同、往來函件中對送達地址有明確約定的,以約定的地址為送達地址;(二)沒有約定的,以當事人在訴訟中提交的書面材料中載明的自己的地址為送達地址……”。由于一審法院尚不掌握郭建珍身份資料,無法獲知其法定住址,且郭建珍亦未到庭確認其送達地址,在此情況下,一審法院根據上述司法解釋規定以及反擔保合同中載明的郭建珍住址,向其送達開庭傳票等訴訟文書,并已妥投,該送達程序符合法律規定,并無不當。此外,在郭建珍的上訴狀和授權委托書中,亦載明其住址為“寧夏靈武市湖景商業廣場3單元602室”,與一審法院送達地址一致,該事實亦證實一審法院送達地址正確,送達并不存在程序錯誤。郭建珍該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一、二審法院未按照郭建珍的申請調取相關證據,未進行鑒定是否妥當的問題。

一審法院向郭建珍合法送達了訴訟文書和開庭傳票,郭建珍等人在收到訴訟文書后,怠于行使其訴訟權利,無正當理由拒不出庭參加訴訟,視為其放棄舉證和答辯的訴訟權利,應承擔不利后果。經審查,在一審案卷中并無郭建珍遞交的調取相關證據和請求司法鑒定的申請,亦無證據證明上述申請材料已被一審法院收取。雖然郭建珍在二審期間提交了鑒定申請,但二審法院在對現有證據進行審核的基礎上,認為郭建珍申請鑒定的事實與理由缺乏依據,未予準許,并無不當。郭建珍該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三)關于一、二審判決郭建珍承擔本案反擔保責任是否正確的問題。

本案郭建珍應否承擔反擔保責任主要取決于2016年反擔保合同真實性與否。寧夏擔保集團為證明該事實,向一審法院提交了與郭建珍簽訂的2016年反擔保合同。郭建珍在一審中未出庭應訴,對該問題亦未進行答辯,應視為其對寧夏擔保集團的訴訟主張及相關證據予以認可,一審法院按照寧夏擔保集團所提交的相關證據進行審查,最終認定郭建珍與寧夏擔保集團建立了保證反擔保關系,依照反擔保合同約定判由其承擔相應的擔保責任,并無不當。二審中,郭建珍對2016年反擔保合同及2016年承諾書中其簽名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認為合同中落款日期系由寧夏擔保集團填寫或補簽。對于上述主張,郭建珍應當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但未能提交任何有效證據加以佐證,其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再者,即便確如郭建珍所稱,其在2015年反擔保合同上僅簽了自己的名字,其余合同內容空白,寧夏擔保集團系在其所簽訂的空白合同上補簽了2016年的日期,導致其對2016年的貸款承擔反擔保責任,其申請再審理由亦不能成立。郭建珍作為正常的獨立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預見自己在格式化的保證反擔保合同上簽名所帶來的法律后果,但其仍堅持在該合同上簽名,且未注明時間等其他具體內容,應視為其系對合同對方在合同空白處進行任意添加的授權。何況,根據一、二審查明的事實來看,案涉反擔保合同雖為格式化反擔保合同,但合同所載明的內容較為具體,直接寫明了寧夏擔保集團與志海公司簽訂的《委托擔保合同》、寧夏擔保集團與農行靈武支行簽訂的《保證合同》以及志海公司與農行靈武支行簽訂的《借款合同》等文件名稱和編號,僅落款簽字和日期部分空白處為手寫內容。亦即,郭建珍為寧夏擔保集團進行擔保的意思表示是明確、具體而且真實的,至于簽訂的時間究竟是2015年還是2016年,既然郭建珍在簽訂時并不認為重要,因此未對此予以注明,視為其愿意在任何時候為寧夏擔保集團提供擔保。故,二審判決最終未采納郭建珍的訴訟主張,判決其承擔反擔保責任,并無不當。

綜上,郭建珍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郭建珍的再審申請。


審   判   長 晏 景

審   判   員 王 濤

審   判   員 馮文生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


法 官 助 理     孫 * *

書   記   員    趙國亮



【聲明】:本文內容轉自互聯網,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刪除。

歡迎到云法律網 免費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解答 咨詢律師 離婚咨詢 法律顧問


近200期排列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