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法律>行政案例>湖南上千民辦高一新生或遭清退,上高中比考大學還難?

湖南上千民辦高一新生或遭清退,上高中比考大學還難?

時間:2020-9-13 11:07:08>跟律師談談<

   超八成考生都能上大學,升高中要被淘汰近一半。上大學變得容易,上高中還有點難。

   湖南省懷化市20多所民辦高中的上千名學生,剛開學即面臨清退風險。這些學生因中考不理想,但又不愿意去讀中職,一些民辦高中承諾可以辦學籍,沒想到今年招生指標忽然收緊。

   地方教育局嚴抓招生指標,是為落實中考生在普通高中和職業院校上按1:1分流的政策,在國務院頒布的多個相關文件中,普遍要求保持中等職業學校和普通高中招生規模“大體相當”。

   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專家組成員陳志文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贊同根據國情文化,尤其是職業教育主體已經以高職教育為主的情況下,適當放寬分流比例

   當然,普職分流遠遠不是放寬比例這么簡單。

入學中止

   按懷化教育局指示,全市民辦高中招收的低于普通高中最低分數線的考生都將被清退,且不能在懷化市內任何普通高中就讀。

   據芥末堆報道,當地一位民辦高中負責人表示,粗略統計,全市21所民辦高中或有上千名未達普高分數線的考生要被清退

   當地一所民辦高中校長表示,以往政策沒這么嚴,在民辦校的招生指標上放得比較寬,民辦校給這些未上線的學生提供了讀高中的機會,但今年各民辦校的招生指標突然收縮。

   突發局面,讓學生家長普遍不能接受,認為這等于逼著孩子去讀中職。

   每年中考后,“上普高有多難”這個敏感問題都會再次出現,大批初三畢業生將被分流進中職。

   去年陜西省寶雞市教育局緊急發布中考復讀禁令,要求全市所有公立中學、民辦初中學校、普通高中、校外培訓機構嚴禁招收初三復讀生。

   禁令堵住了復讀這條路,如果當地初三學生中考考砸了,就再也無法蹲班回爐重造。寶雞市教育局回應稱,確實有將沒考上高中的初三畢業生向中職分流的用意。

   北京交通運輸職業學院校長馬伯夷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在推行的時候分屬兩種不同類型的教育,但確實存在著高與矮的問題,分數低的學生被分流到職業學校,本身就是對職業教育的內涵理解不夠。

   馬伯夷認為,選擇職業教育或普通教育不能簡單拿分數去衡量,拿分數來衡量學生是否成功,真是走上了一條使學生的視野越走越窄的路。

普職分流

   落實中考生在普通高中和職業院校上按1:1分流的政策,湖南省懷化市抓起職業教育。

   根據湖南省教育廳發布的數據,今年中職將適度增加招生,要實現中職占高中階段42%的目標。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則提出,今后一個時期總體保持普通高中和中等職業學校招生規模大體相當

   其實,國家提出普職比“大體相當”的模糊規定,并沒有明確成一些地方簡化的1:1剛性要求,已經是比較柔性的表述。

從1983年最早提出普職比大體相當,至今已快40年。初中畢業后,并不是理所當然上高中。

   不過,普職比大體相當,實際上難以為繼。根據《2017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披露的數據,2017年中職在校生占高中階段教育的比例為40.01%,呈繼續下降趨勢。

   在河南、山東等地,家長重視教育,升學需求強烈,普高的比例常年在65%左右,普職比大體相當這一紅線已難以堅守。

   在北京、上海等地,這跟紅線已經徹底跑偏。2020年北京市分區普通高中和職業高中招生規模發布,普通高中招生規模60309人,職業高中招生規模6067人,普職比約10:1

中職困境

   普職比難以為繼,因為不少學生家長感到擔憂,擔憂中職學校的辦學質量。

   陳志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中職學生客觀上是成績較差同學的聚合,也是行為習慣偏差較大的問題學生聚集地大量家長比較排斥。

   馬伯夷向中國新聞周刊指出,目前職業教育多是學生無奈的選擇,失落感加之部分中職聽之任之,導致職校自身的管理難度就增大了很多。

   不少中職學校也不好好辦學,湖南省不久前就對一批中職違規招生行為徹查嚴處,通報了8起違規違紀典型案例。

   經半月談調查發現,部分民辦中職學校通過違規招生發財,一來可以領到國家提供的免學費補助資金每生每年2400元,二來學費一般每學年約8000至1.5萬元,三來推薦學生在企業缺工時以“頂崗實習”名義上崗收取管理費……

   倒退到上世紀80年代,中招錄取分數高的往往是中職、中技,而非普高

   1983年,《關于改革城市中等教育結構、發展職業技術教育的意見》等文件先后出臺,職業教育多部門、多結構、多形式辦學的指導方針得以明確,良好的就業前景吸引了一大批優秀中學生進入中專、中技學校。

   馬伯夷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那時候我國職業教育發展得比較健康,背后實際上有政府指揮棒的導向作用,比如干部身份、轉戶口

   不過,進入20世紀90年代后,各級各類教育陸續開始了體系建設,職業教育在公共資源配給、公共政策制定中處于弱勢地位的缺陷凸顯。

   隨著中國高等教育的普及化進程,中等職業教育的學校結構發生重大變化,中專、中技學校或升級為高職高專邁入大學行列,或關閉,中職基本只剩職高為主了。

學歷社會

   職業教育質量下滑,社會地位也一落千丈,逐漸淪為今人眼中的“劣質品”。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指出,一些其他國家的職業教育只是類別的劃分,而我們現在的職業教育,各方面都把它當成是低人一等的教育,這是問題的根源所在

   受歧視的何止中職,按理說碩士學歷已經夠高了,但帶有“職業化”成分的非全日制研究生,今年頻頻在就業市場中受限制,而且嚴格區分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的,往往是機關事業單位和國企。

   前不久,統招非全日制研究生在參加內蒙古鄂爾多斯古杭錦旗和準格爾旗的教師招聘時,被“學歷不符,非全日制學歷”的理由拒絕。

   陳志文向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學歷評價在中國根深蒂固,各級部門都這樣評價人才。在高等教育普及化的今天,考不上大學成為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大家自然不想讀中職,而是希望讀普高,繼而上大學。

   我國高考錄取率已經從1977年高考恢復時的5%,逐步飆升到現在的80%以上。只要參加高考,超過八成的考生都能上大學。

   比較起來,反而是考不上大學難,考上高中難。在學歷社會的驅使下,中考競爭越來越激烈

   今年湖南懷化一般普通高中錄取線為557分,有人吐槽說,低于557分都上不了高中,懷化市的教育真的是好呀!

   高分通脹是普遍現象,今年北京中考580分以上的考生創造了紀錄,上海中考數學成績在136分以上的人數幾乎逼近所有考生的一半。

堅守紅線?

   讀普通高中的需求如此強烈,普職分流的紅線已難堅守,那是否還有必要堅持?

   陳志文贊同適當放寬分流比例,不過更想提醒家長,很多孩子考不上普高,根本原因就是不好好學習,那么是否還適合在追求文憑的這條道路上狂奔?為什么不早點考慮職業教育?

   目前基礎教育基本上是學習英美,表揚肯定過多,排斥難度與篩選、過早分流。從小學到中考,成績上看普遍都是優秀學生、高分學生,讓更多家長容易產生錯覺,一門心思走精英之路。

   陳志文認為,從這個角度看,新加坡的模式可能更適合中國。從小學畢業就通過考試等方式適當定位分流,而不是全部涌入最后

   新加坡是把普職分流教育做得“露骨”的國家。從1980年開始,新加坡的學生會在三年級末和小升初時通過考試進行分流,在很小的年齡就被分配好了未來的社會角色。

   從小對學生進行分流,把天才兒童和落后兒童分班教學、區別對待,這是1978年李光耀推動成立教育研究小組得出的結論。

   那么分流后呢?職業教育如何保證與普通教育同等的教育質量?如今,我國職業教育改革正在加強打通培養的渠道。

   目前教育部針對中職、高職、職業本科乃至以后的職業碩士的培養路徑做了梳理,職業教育一體化已經在結構上逐步完善。

   2019年1月,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明確強調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馬伯夷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國外發達國家多數學生首先選擇在職業學校學習,背后是這兩種不同類型的教育實現了融通,職校學生有接受普通教育的轉換渠道。我們現在這兩條路還沒有打通,目前更需要的是打通這個渠道。

   馬伯夷認為,我們最怕的事就是拿分數來決定人的一生。有的孩子一直在高分上闊步高歌直至狀元榜眼然而一畢業目標茫然,有的學生自暴自棄上職校也非興趣最后勉強找到一個混飯吃的崗位,這真不是我們社會所需要的。

   教育一定要有針對性,要讓不同的孩子都能在成長過程中看得到希望。



(注:本新聞來源騰訊網)

版權聲明: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有侵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刪除。)

歡迎離婚咨詢  交通事故賠償標準  離婚律師  工傷認定


我們是云法律網,如果您對 “湖南上千民辦高一新生” 還有其它疑問,
歡迎咨詢我們全國免費咨詢熱線:0571-87425686
或者您也可以直接網上預約網上預約立即咨詢

近200期排列七开奖结果 000636股票行情 第一医药股票 喜乐彩票一等奖多少钱 河北11选5 河南福彩快3今天预测 赌场网上赌场 时时彩直播现场开奖 11月森马服饰股票分析 江苏快3遗漏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什么是股票融资贷款 打开青海快三 重庆快乐十分现场开奖直播 佳永配资是正规平台吗?交易是不是真实的? 江苏快三开奖号码推荐 排列3一等奖多少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