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法律>刑事案例>78歲老人伸冤54年:用一生證明自己無罪 不想子孫有個強奸犯祖先

78歲老人伸冤54年:用一生證明自己無罪 不想子孫有個強奸犯祖先

時間:2020-9-13 14:35:05>跟律師談談<

   1966年,在江西省萍鄉市蓮花縣琴水小學教語文的汪康夫,被指認“強奸”和“猥褻女學生十二名,獲刑十年。54年后“受害”女生為“強奸犯”老師作證:都是沒有的事。寫不出就連續被關了好幾天。汪康夫認為沒有證詞和學生的體檢報告,法院沒有理由給他扣上“強奸犯”的帽子。多年來,他輾轉多處,寫下厚厚一沓申訴書,大多石沉大海,或被駁回申訴。

   1986年吉安中院跟吉安檢察院曾聯合調查此案,結論是立案程序不正常,證據不足。但汪康夫的申訴依舊被駁回。今年5月,江西省人民檢察院決定對該案復查,但在7月29日以原卷無法調取為由,決定中止審查。

   如今汪康夫已78歲高齡,多種疾病纏身。他說,法院從來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我有罪,卻讓我用一生的時間證明自己無罪。我不想讓我的子孫,有一個強奸犯的祖先。

以下是汪康夫在 “第一人稱voice”欄目中的發聲:

   我是10名女學生54年后否認被老師性侵的當事人——汪康夫,應“第一人稱voice”欄目(瀟湘晨報×騰訊新聞)的邀請,來談一談我54年來的伸冤之路。

   1966年5月16號晚,社教組的組長突然帶領公安到學校把我抓起來,隨后莫名奇妙地判決我強奸女學生2名,猥褻女學生10名。我不服氣,但上訴被駁回。案件的起因是這樣的,1980年蓮花縣法院調查時說,“汪平常接觸女生多,又懂得一些藥,還懂得按摩,在各種場合接觸女學生,因此就這些情況,工作組進行了反映。” 我當班主任帶的班級相當優秀,流動紅旗幾乎都掛在我們班,當時我和男學生、女學生都接觸比較多。我猜測因為我父親是國民黨軍官,家庭成分不好,我才會被抓。我在二審判決的委托宣判筆錄上寫道,我沒有強奸女同學,但之后還是被送到鄱陽湖農場接受勞改。

   1976年我出獄以后,我四處打聽當年說被我強奸的學生的下落,找到了洪仔妹和尹福珍,給她們寫了信。沒想到她們馬上回信,一個人說,“接到你的來信,我感到非常奇怪,不知道誰把這件事搞到我的頭上來”;另一個人說 “如果說因為強奸了我而判刑,實在是冤枉,我可以出庭作證”。我把這兩封信交給了法院,但是他們說我串通證人。這么多年來我從來沒有怨過那幾個女學生,因為我們師生感情都是很好的,當年她們也是迫不得已。

   1978年聽廣播里說文革中的錯案可以平反,我就提出申訴,但被以原判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為由駁回了申訴。我一直堅持向法院申訴,1980年,蓮花縣法院找了法官和兩個寫舉報材料的人進行調查,證詞認定學生當年沒有寫過檢舉材料,可還是被駁回申訴。1986年吉安中院跟吉安檢察院聯合調查,結論是立案程序不正常,證據不足,以現有證據難以認定構成強奸罪,建議撤銷原判予以糾正,但還是被駁回。之后給江西省高院寫了申訴書,可就像石頭扔進了大海一樣,沒人理我。這么多年我一直翻看這些材料,結論我都背得滾瓜爛熟了。

   1980年前后,我當代課老師,每個月的工資有30塊。1985年,教育局開展“最佳一堂課”活動,我獲得了一等獎,還因此公費去北京旅游。教育局請我去縣城的實驗小學代課,但是我拒絕了,因為工資只多了兩塊,我的收入不夠。其次要是我做得不好了,他們會說你們學校有個勞改犯。我一直干到了2013年,那時師資隊伍力量提升了,不需要代課教師了。我家里有四個孩子,那時除了上課,我還種地,主要種些水稻、瓜果蔬菜,還孵小雞、小鴨來貼補家用。我和村子里的人不怎么接觸,但大家都知道我是教師教了那么多年,在他們的印象中來說是好的,做得很不錯。

   這些年我一直奔走于檢察院、法院、政法委和人大等等部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1985年,有一位女法官進行了4次調查報告,最終1987年給我的答復是駁回申訴,維持原判。當時她說了這樣一段意味深長的話,“你說的情況我都清楚,坦率地跟你講,我不是包公,也沒有尚方寶劍。”我明白了她無奈的心情,這個案子是不能由個人拍板決定的。

   2016年媒體報道了這個事件以后,江西省高院曾承諾會在兩個星期之內與我聯系,可結果兩個月以后,我和律師到省高院,他們卻拒絕受理。那時我的學生也看到了新聞,就商量著幫我。李利元是當年的班長,他聯系了那些女學生,但我勸他不要,因為我怕法院那邊又說我串通證人。

   2020年5月,江西省人民檢察院決定對該案進行復查,說三個月之內會把結果告訴我。7月29日,又以原卷無法調取為由,中止審查。我就打電話問了,他說管這個案卷的人,因為眼睛還是哪里生病了,無法拿到檔案。我問他們其他的工作人員呢,他們說這個人把檔案放在保險箱里,只有他自己能開。我認為這是他們的托詞,有個詞叫“人微言輕”,中止審查對我不公平,又不知道要等多久,可是他們一直沒搭理我。

   這么多年我的子女還有其他人都勸我算了吧,但是我不想放棄。法院從來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我有罪,卻讓我用一生的時間證明自己無罪。這樣奇怪的案子怎么能夠沒有天理,強奸犯的影子一直跟著我,我一定要等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我今年78歲,現在有心臟病、胃出血等多種疾病,還在吃藥,就算走也得清清白白地走。回顧我的一生除了家庭出身,我沒有任何愧對社會,特別是我的學生的地方。我不想讓我的子孫,有一個強奸犯的祖先。



(注:本新聞來源騰訊網)

版權聲明: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有侵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刪除。)

歡迎法律在線咨詢 律師在線咨詢  法律咨詢電話  婚姻律師咨詢


我們是云法律網,如果您對 “78歲老人伸冤54年” 還有其它疑問,
歡迎咨詢我們全國免費咨詢熱線:0571-87425686
或者您也可以直接網上預約網上預約立即咨詢

近200期排列七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最新预测分析 上海快3走势图500期 13267期排列5推荐号 000851股票分析 内蒙古快三选号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北京快乐扑克开奖号 兴业理财平台 广东快乐10分预测推荐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间 同花顺模拟炒股交易密码 快3的玩法中奖规律 吉林11选五任五一定牛 广西快乐十分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河南快三走势图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