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法律>刑事案例>江蘇連云港落馬市委書記的特定關系人:通過妻子和4名情人組成利益鏈

江蘇連云港落馬市委書記的特定關系人:通過妻子和4名情人組成利益鏈

時間:2020-9-13 14:39:45>跟律師談談<

   從連云港市委書記,到江蘇銀行黨委書記,再到退休之后一年半被查,王建華的仕途與人生,都沒有畫上一個完滿的圈。

   在事發被查多年之后,王建華的貪腐之路細節方才浮出水面,其間,通過構建多名特定關系人,組成利益鏈條,大行利益輸送之舉,其張狂與無所顧忌,令人咋舌。王建華甚至和三名女性特定關系人同時出國旅游,此舉令人瞠目。

   特定關系人構筑的利益鏈條,不能保護自己,只能將自己送上一條不歸路。

   漸入深秋。一天,三女一男從南京悄悄出發,前往韓國旅游。一行人中,男子是王建華,女子分別是王曉燕、李惠、何正美。

   這是2015年9月,王建華從江蘇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銀行”)黨委書記任上退休不足一年半,其另一個“標簽身份”是連云港原市委書記。三名女子中,王曉燕、李惠為王建華的情人。此番韓國游兩年后,2017年8月22日,王建華因涉嫌犯受賄罪,經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決定被逮捕,王曉燕、李惠被認定為王的“特定關系人”。2019年7月24日,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南通中院”)作出的刑事判決書(〔2018〕蘇06刑初19號,以下簡稱“《19號判決書》”)顯示,王建華“本人直接或通過特定關系人索取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508.497322萬元及百達翡麗牌手表1只、真力時牌手表1只,判處有期徒刑13年,并處罰金250萬元。

   《中國經營報》記者調查獲悉,王建華的“特定關系人”除王、李兩名情人外,還有另外兩名情人劉雪梅、王靜及其妻子莊群。而在“特定關系人”的“禮尚往來”名單上,南大蘇富特計算機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大蘇富特公司”)總經理秦鈞鈞、南京利源集團董事長嚴陸根、江蘇一德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一德集團”)董事長陳俊、南京多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多倫科技股份”)董事長章安強等眾多知名企業家在列。

行賄者

   “王建華在連云港時,城市建設方面還是有一定魄力的。”8月3日,連云港市一要求匿名的企業界人士回憶。

   連云港是地處江蘇省東北部的一個地級市,新亞歐大陸橋東方橋頭堡,在2005年6月至2011年9月期間,王建華擔任其市委書記。縱觀王的仕途,起于南京,亦止于南京,歷任南京市計劃委員會綜合處處長、南京市江寧縣(區)委書記、南京市委常委等,2014年4月,從江蘇銀行黨委書記一職退休。即便履歷均在江蘇,王建華卻是個地道的山東人。公開資料介紹,其是山東省煙臺市萊陽市人,1952年7月27日出生。

   但最終,王建華并沒有如愿地平安“落地”。2017年8月7日,王建華因涉嫌犯受賄罪,經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決定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2日被逮捕。《19號判決書》內容顯示,1988年至2013年,王建華為他人在企業經營、工程承接、職務晉升、長途客運線路審批等方面提供幫助;1996年至2017年,王建華索取或者非法收受楊敏、秦鈞鈞、嚴陸根等22人給予的人民幣1866.929208萬元、美幣32.1萬元、港幣36萬元、低于市場價格購房款人民幣232.0441萬元、價值人民幣111.206094萬元的汽車兩輛、價值人民幣25萬元的象牙一根、價值人民幣5.7萬元的水晶擺件、價值人民幣16萬元的購物卡、價值人民幣5000元的加油卡,上述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508.497322萬元及“百達翡麗”牌手表1只、“真力時”牌手表1只。而王取得財物的途徑,則是“直接或通過特定關系人”。

   上述財物“來源”的具體名單,包括翠屏國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翠屏國際”)法定代表人楊敏、江蘇華匯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杜家林、南大蘇富特公司總經理秦鈞鈞、南京華通信息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石田、南京利源集團董事長嚴陸根、南京凱江實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劉小平、江蘇一德集團董事長陳俊、南京東方企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天成、南京天創建設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楊業平、江蘇海源交通運輸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宴海、南京立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馬捷、南京金榜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金榜集團”)法定代表人陳雷、江蘇信達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股東周曉萍、中國華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以下簡稱“中國華力控股”)丁明山、連云港聚威實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陳海平、多倫科技股份董事長章安強。上述企業界人士稱,王建華從南京轉任連云港后,諸多企業也隨之“東遷”連云港。財物的另一個“來源渠道”,是王建華提攜他人而獲得的“回報”,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南京市分會副會長周池、南京市江寧區政府原副區長言明林、江蘇銀行南京營業管理部時任副經理喬宗君、連云港市民防局局長(連云港市人防辦黨組書記、主任)史道友、連云港市東海縣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呂偉以及江蘇匯鴻國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匯鴻股份”)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唐國海的名字在列。

   頗受關注的是,唐國海原為王建華的“老部下”,2018年8月29日,被南通中院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2019年7月24日,王建華也在南通中院迎來判決,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并處罰金250萬元。此時,他已退休5年多。

仕途得意

   南京,將軍中路88號,“翠屏國際城”。

   2001年3月至2007年初,“翠屏國際城”建設初期及建設中,超越出讓界限約135.9畝進行商品房建設,屬于非法占用土地行為,開發商中惠(南京)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惠地產公司”)被罰款271.8萬元。資料顯示,中惠地產公司與翠屏國際時任法定代表人均為楊敏。江寧區政府針對“翠屏國際城”項目違法用地、改變用途等問題,經會議研究決定,由中惠地產公司完善簽訂補充協議等用地手續,并補交土地出讓金。最終,中惠地產公司躲過“一劫”。

   該違法事件被“冷處理”,起到作用的就是王建華。他在供述中坦承,其為楊敏公司在“水月秦淮”項目開發、“翠屏國際城”項目違規處理、連云港“瀚海國際”項目開發等方面提供了幫助。而王曉燕的名字,此時頻頻出現在王建華與多方的“禮尚往來”中:2003年,王建華收到了楊敏所送的1只百達翡麗手表,轉交給了王曉燕;2009年6月份左右,王曉燕提出和她弟弟在美國合買房,想向楊敏借錢,讓王建華跟楊敏打個招呼,后者給了王曉燕3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204.948萬元)。公開信息稱,翠屏國際前身為香港中惠集團,成立于1994年,旗下地產公司開發的項目中,曾一度邀請明星章子怡代言。

   而此時的王建華,正值仕途得意處。

   2006年在連云港,杜家林和石田合作承建該市填海項目,王建華給予了支持。一年后的2007年,王曉燕購買“沁湖景岸”別墅時,王建華找到杜家林,讓其幫王曉燕補上購房款不足的部分,杜為王曉燕支付了187.81672萬元。2012年,王曉燕購買“中海·鳳凰花園”房屋,王建華讓杜家林幫王曉燕解決購房資金缺口,其又為王曉燕支付了189.8947萬元。石田也毫不含糊,于2004年至2016年,先后23次直接或通過王曉燕送給王建華人民幣246.5萬元、美元2萬元(折合人民幣13.3483萬元)、價值人民幣83.82723萬元的奔馳越野車1輛,共計折合人民幣343.67553萬元。

   成立于2007年9月的江蘇華匯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在上述長長的名單中并不顯眼,但杜家林更“懂得”感恩。《19號判決書》描述,為“感謝王建華在任時的關照”,直到王退休兩年后的2016年,杜家林送給了王曉燕20萬元。截至王建華事發,杜家林所送人民幣共計397.71142萬元。

   王建華從南京被重任于連云港,其另一名“追隨者”陳俊,也將江蘇一德集團的業務拓展至連云港,并多次向王建華表示以后予以報答。公開信息介紹,陳俊身兼南京市政協常委、南京市企業家協會副會長等職務,其名下江蘇一德集團創立于1993年,已發展成集產城融合、文旅體娛投資運營、互聯網投資于一體的綜合性集團企業,成員企業30余家。其中備受關注的是,天眼查信息顯示,江蘇一德集團持有其核心企業南京新城發展股份有限公司49%股份,其余51%股份則由天津泰達股份有限公司持有。

   隨著王建華重返省城,轉任江蘇銀行,陳俊仍履行著自己的承諾。江蘇一德集團官方網站介紹,2012年1月20日,江蘇一德集團“幸福2012”迎春晚會,王建華“作為特邀嘉賓到會祝賀”;2012年6月13日,江蘇銀行與江蘇一德集團旗下江蘇一九一二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召開戰略合作新聞發布會,雙方達成融資授信10億元人民幣的合作意向,“開創了文化產業以品牌無形資產融資的新模式”。在另一層面,陳俊在2012年至2017年,先后10次送給王建華及王曉燕共計125萬元人民幣及23萬港元。其中,在2012年7月,陳俊向王曉燕送去人民幣100萬元,用于后者購房。

   經王曉燕之手的,還有王建華的高中同學周曉萍。《19號判決書》認定,周曉萍于2002年送價值人民幣32.25922萬元房產,后房子被賣得143萬元,用于王曉燕購買別墅。

“賢內助”

   《19號判決書》顯示,“背靠”王建華,無法繞開的一個人,就是其妻子莊群。

   王建華通過莊群,在2004年向馬捷以低于市場價格75.9186萬元,購得南京市江寧區瑞景文華101-A別墅;2005年至2011年,王建華先后4次直接或通過莊群,收受楊業平所送85.141萬元,以及低于市場價格48.6268萬元購得南京市江寧開發區翠屏清華園58幢202室,共計133.7678萬元。2004年11月,莊群以低于市場價格21.9896萬元,購得南京市江寧區翠竹林西苑山莊第8幢別墅,該房產為嚴陸根旗下地產公司開發。莊群在王建華事發后證言,“嚴陸根是為了感謝王建華的幫助和繼續得到其關照”。公開資料顯示,嚴陸根旗下的南京利源集團創辦于1993年,是南京最老牌的房地產企業之一。

   其實,在莊群那里,秦鈞鈞也留下了頗為深刻的印象。

   2014年8月,王建華購買復地朗香別墅203幢,通過莊群收受秦鈞鈞給付人民幣168萬元;2015年下半年,王建華購買股票,通過莊群收受秦鈞鈞人民幣200萬元。在這兩個時間節點,王建華已經退休。秦鈞鈞證言,他于1997年在南京成立南京澤通科技有限公司,2006年在連云港成立蘇錦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王建華在兩家公司資質認證、企業用地等方面提供了幫助。他在證言中回憶,其多次向王建華、莊群表示以后有困難直接找其幫忙,王建華也多次表示自己退休后要靠他。天眼查信息顯示,南大蘇富特公司兩家(名)股東中,秦鈞鈞持有49%股份,江蘇南大蘇富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大蘇富特股份”)持有51%股份。頗受關注的是,南大蘇富特股份于2001年4月在香港聯交所創業板掛牌上市,擁有“江蘇省首家軟件上市企業”“首家在香港創業板上市的軟件企業”“首家高校上市的企業”等耀眼光環。其官方網站介紹,該股份公司成立于1998年,由南京大學、江蘇省教育廳、江蘇省電子廳聯合發起設立,是一家依托南京大學計算機系的產學研一體化的高新技術企業和軟件企業,公司目前在香港、北京、南京等地擁有10余家控股子公司。

   “王建華和我幫了秦鈞鈞很多忙,秦鈞鈞承諾以后會對我們表示感謝。”莊群證言。

   也是在2015年下半年,王建華又讓石田給了200萬元,以莊群姐姐的名義投資股票。丁明山對此稱,2015年下半年,王建華通過其以購買寧波華盛瑞豐投資管理公司基金的形式,購買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內部增發股,花費450萬元左右。后者是一家全產業鏈影視娛樂傳媒集團,于1998年在深交所上市,以丁明山為法定代表人的中國華力控股,在2011年4月投資控股,目前持有15.16%股份。

   當然,丁明山也直接向王建華送去了現金13萬港元。王建華稱,他在南京同仁醫院項目、連云港韓國工業園項目上提供過幫助,兩個項目均在中國華力控股旗下。

地產商的“空餉”

   嚴陸根與王建華的多名“特定關系人”均有來往,其中與劉雪梅最為頻繁。劉雪梅從1998年開始,一直跟隨王建華,直至后者事發。

   公開資料顯示,嚴陸根名下的南京利源集團,現已形成以房地產開發、鄉村旅游、酒店餐飲、高科技投資和金融投資為延伸的大型企業機構,旗下擁有各類獨立和控股公司20多家。而劉雪梅曾在該集團任職。1999年,劉雪梅從南京利源集團辭職時,嚴陸根為了和王建華處好關系,送給前者20萬元。另一次是在2013年7月25日,嚴陸根從賬上以工程款名義,給付劉雪梅200萬元。與之對應的是,嚴陸根在南京、連云港發展期間,王建華在方方面面給予關照,幫忙解決了南京利源集團改制費用分期支付、南山湖項目違規處罰、連云港海州花園項目土地款支付等事情。

   在王建華、劉雪梅身邊,南京金榜集團身影也顯現,其業務“追隨”王建華從南京一路向東到連云港。

   南京金榜集團創建于1985年8月,前身是一個以建材、機電等貿易業務為主體的國有企業,目前已經成為一家以房地產業為主導,以先進制造業、商貿服務業為兩翼的現代企業集團公司,注冊資本3.13億元。2005年5月至2009年9月,劉雪梅在南京金榜集團旗下公司工作。頗有意味的是,2009年9月,劉雪梅從南京金榜集團離職后,在2009年10月至2012年1月期間,該公司繼續向其發放28個月工資,合計10.946368萬元。王建華在供述中描述,其在陳雷兼并江寧吉山鐵礦、承租連云港蒼梧飯店經營、在連云港購地建廠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6年至2017年,陳雷送給他美元、購物卡,向劉雪梅發放空餉。不僅如此,陳雷還為王建華租房供后者和情人約會使用,并支付房租費用20多萬元。

   南京金榜集團官方網站介紹,陳雷身兼中國裝飾裝修材料協會副會長、中國工商理事會理事等社會職務。陳雷最近受到資本市場關注,則是在2020年3月,南京金榜集團旗下的南京金榜麒麟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麒麟家居股份”)發布終止掛牌的公告,宣告退出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即“新三板”)。天眼查數據顯示,麒麟家居股份于2016年11月在新三板掛牌上市。記者梳理獲悉,在麒麟家居股份發布終止掛牌公告的10余日前,收到全國股轉公司的一項紀律處分,緣由為“違規將部分募集資金存放在非專項賬戶、違規變更募集資金用途、將募集資金借予他人”。

   對于劉雪梅的“全程陪伴”,王建華也是在房產、汽車等物質上予以滿足。《19號判決書》認定,2013年7月,王建華以低于市場價格85.5091萬元,為劉雪梅購得南京市江寧區水晶藍灣1幢1801室,該房產為楊敏所屬公司開發;2003年至2005年,先后兩次直接或通過劉雪梅收受劉小平所送價值27.378864萬元的汽車1輛、人民幣70萬元。

   當然,出手最為大方的仍是嚴陸根。

“老部下”

   2007年,人民幣1萬元;2008年春節前,人民幣3萬元、金鷹購物卡1萬元;2009年春節前,人民幣3萬元、金鷹購物卡2萬元;2010年春節前,人民幣3萬元、金鷹購物卡2萬元;2010年下半年,人民幣1萬元;2011年,人民幣4萬元、金鷹購物卡2萬元、價值人民幣25萬元象牙1根;2012年,金鷹購物卡1萬元、人民幣1萬元;2013年,金鷹購物卡1萬元、人民幣1萬元;2014年,人民幣1萬元;2015年,先后2次,總計2萬元。

   這是在王建華的多名“老部下”中,唐國海的送禮時間表與禮單,先后19次、共計折合人民幣54萬元。與之對應的是唐國海職務的變動,從江寧區委辦公室主任起,歷任連云港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黨工委書記;連云港市連云區委書記;連云港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等職務。直到2013年3月29日,唐國海任江蘇匯鴻股份董事長、黨委書記,升任正廳級,已與王建華“平起平坐”。唐國海在證言中證明,在其仕途的多個節點,他是王建華的“老部下”,后者在其幾次職務升遷上提供了幫助。

   1961年7月出生的唐國海,仕途也止步于南京。2017年5月,唐國海在江蘇匯鴻股份任上,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江蘇匯鴻股份官方網站介紹,其成立于1996年12月,由原江蘇省屬多家專業外貿公司聯合組建而成,在2015年12月實現整體上市,是中國企業500強。《中國經營報》記者梳理獲悉,江蘇匯鴻股份控股、參股東江環保、江西銀行、利安人壽、井神鹽化、江蘇省再擔保等諸多知名國企、上市公司,并以第一大股東的身份參與組建江蘇省環保集團。在江蘇官方對唐國海的違紀通報中提到,其“違反廉潔紀律,收受大額禮金禮卡,并向國家工作人員送禮”“違反生活紀律,與他人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系”等。2018年8月29日,唐國海以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

   作為曾經的上下級關系,王建華在被調查、審查期間,唐國海多次作為證人“出面”證言。頗為巧合的是,兩者在各自事發后,均檢舉揭發了共同的老同事郗同福,爭取予以立功。1952年出生的郗同福,在其2012年11月退休5年后,2017年12月27日,江蘇省紀委發布消息稱,江蘇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原黨組成員郗同福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其成為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后江蘇省監委留置的第一個廳級干部。公開資料介紹,郗同福曾在南京市江寧區長期任職,與王建華是“老相識”,2004年被調任至連云港市委常委、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書記,隨著王建華于2005年6月調任連云港市委書記,兩人成為上下級。

   2018年12月28日,郗同福以受賄罪被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2年。其中,郗同福因“股權分紅”獲65套房產、車位30個,被媒體解讀為江蘇“房叔”。而王建華的檢舉揭發內容,因“在此之前已由唐國海檢舉揭發或郗同福本人已向組織交代”,其不構成立功。

“對口型、補借條”

   江蘇銀行于2007年1月24日正式掛牌開業,總部位于江蘇南京,2016年8月2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主板上市,股票代碼600919。在2015年9月的韓國游時,王建華已經從該銀行退休一年多,但王曉燕等人仍“不離不棄”,其中5萬元的旅游費用,更是由陳海平提供。

   王建華在2010~2017年,先后7次直接或通過王曉燕收受陳海平所送10余萬元。總體而言,后者給的財物不多,但幫的忙并不小。2015年9月,王建華與王曉燕等人去韓國旅游,李惠也要跟著,為了不讓王曉燕懷疑李惠,安排了陳海平的女友何正美同行,目的是讓何幫李惠打掩護。在一行人出發前,陳海平將5萬元送到了王建華的南京市沁湖景岸別墅內,“感謝其以前對他幫助和關照”。

   其余財物,多是陳海平在自己經營的鳳凰山水茶樓送出。而李惠則時為該茶樓員工。

   當然,王建華也沒有虧待李惠。2015年11月左右,李惠要買房子,隨向王建華要錢,后者讓李天成直接轉給李惠140萬元。在李天成看來,王建華在其公司車輛準購審批、江寧出租車市場運營、文化名園項目開發等事情上給予了關照,“向王建華表示等他退休了,會好好照顧他”。李惠則向李天成出具了一份借條。

   “以借款的形式,一是為了規避組織調查,二是幫其控制住李惠。”王建華在《19號判決書》中坦白。

   這個時候,王建華也聽到了一些“風聲”。

   即便如此,王建華幾乎在退休后的同一時期,仍收受李宴海所送60萬元,用于另一“特定關系人”王靜購房。這筆費用也成為李宴海“出血”最多的一次。李與王建華曾是礦友,后成立江蘇海源交通運輸發展有限公司,擔任法定代表人,在公司線路經營權等方面得到了后者提供的幫助。1998~2017年期間,李宴海借春節、生日、探病等機會,先后18次送給王建華及王靜總計77萬元。王建華稱,其之前幫過李宴海,李也希望繼續依靠自己的影響力和關系賺錢。天眼查信息顯示,截至目前,李宴海已不擔任江蘇海源交通運輸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仍持股47%。

   直到2016年,王建華從有關渠道了解到自己可能會被上級組織調查,擔心事發而讓王靜找李宴海“對對口型”,對上述60萬元補個借條。他解釋稱,“萬一有人調查,就說是王靜向李宴海借錢,跟其沒有關系。”隨著“風聲”越來越緊,王建華分別要求上述多名“特定關系人”,與秦鈞鈞、石田、楊敏等人逐一補寫借據和收據。

   2017年8月,“靴子”落地。



(注:本新聞來源騰訊網)

版權聲明: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有侵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刪除。)

歡迎法律在線咨詢 律師在線解答  法律在線  婚姻律師在線咨詢


我們是云法律網,如果您對 “江蘇連云港落馬市委書” 還有其它疑問,
歡迎咨詢我們全國免費咨詢熱線:0571-87425686
或者您也可以直接網上預約網上預約立即咨詢

近200期排列七开奖结果 2020好的股票推荐 海口哪里有玩飞鱼体彩的 上海快3官网下载安装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 极速时时彩全天人工 快乐十分改20分钟 股票指数有什么作用∩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k图 广东快乐10分开户 皇家88网站app 网上的五分彩骗局 广东11选5技巧稳赚 股票涨跌买卖点规律 山东福利彩票手机在线 体彩排列五中奖规则图 艾德配资